城建频道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城建频道 >> 案例城建 >> 正文

河南有开封与洛阳两大古都,省会为何在郑州?

2021/2/6 15:04:00 中国时代网 【字体: 我要评论()
用美国设备的豫丰纱厂,在郑州正式开工。不到两年的时间,就发展成了拥有5000多工人和五万锭纱锭的大型企业。成为民国北方棉纺业“首树一帜”的强大品牌。

有了棉纺业的带动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郑州本地的各项产业也进入了高速发展期:比如为棉纺业提供机器打包服务的“豫中”“协和”“大中”三大机器打包厂,也成了河南棉纺业的知名品牌。还有“华兴厚”“大东”“广兴”等铁工厂,由美国人担任工程师的“中华蛋粉公司”,年产两千打蜡烛的“华兴造胰工厂”,这每一个遥远的名字,不但是郑州人的民国生活记忆,更是中国民族工业珍贵的成长记忆。

有开封和洛阳两大古都,河南省会为何在1954年迁往郑州?

可以说,在交织着战乱苦难的民国历史上,郑州的高速发展,堪称是无比耀眼的一笔。与“郑州开埠”有关的各种辉煌成就,今天依然令好些“民国粉”们碎碎念起“民国风情”。但必须说的是,民国经济版图和产业的变化,助推了郑州的高速发展。但拖了郑州发展后腿的,却也正是黑暗到糟心的民国政局。

民国时代的河南,地位十分特殊,特别是在1912年至1927年间,河南当地就城头变幻大王旗,张镇芳、张福来、吴佩孚等“民国精英”们,逮着机会就要狠刮一笔。单是在1926年,河南全省男女老幼要承担近一亿银元的赋税,摊到每个河南老百姓头上有三块银元,这还只是“和平年月”里的盘剥。外加郑州铁路业发达,所以运输便利的同时,“运兵打仗”也便利,多场军阀混战都在河南开打,惨烈的战争不但带来经济破坏,也给河南百姓带来额外负担。

比如1924年,路过河南北上的军阀靳云鹗,仅仅三天就在郑州当地刮走七十万银元的“开拔费”。而在1926年时,河南一省境内各路军阀的驻军,竟有三十万人之多。河南省账面上的军费,就占到北洋政府军费的六分之一。这还不包括每次军阀混战盘剥后造成的经济损失。而在1927年起的“黄金十年”里,“国民政府”的盘剥也成了常态,仅1933年11月这一个月,河南本地的棉纺营业税就涨了一倍。1934年,作为河南民族产业“拳头”的豫丰纱厂,因不堪盘剥几乎歇业……

有开封和洛阳两大古都,河南省会为何在1954年迁往郑州?

看过这繁华背后的惨景,就知民国时代郑州的高速发展,每一步都是举步维艰,几乎汗珠子摔八瓣。多少至今圈粉的“民国政坛风云人物”,仅亏欠河南甚至亏欠郑州,就是太多太多。

而到了悲壮的全面抗战时代,陇海铁路与京汉铁路在战乱里停运,繁华的郑州也就被断血,还成了抗战相持阶段的前线,发展自然一落千丈。1944年,面对日军的垂死一击,驻守河南的国民党军队仓皇逃窜,上演了震惊世界的“豫湘桂大溃败”,郑州也再次蒙受劫难,被凶残日军烧杀抢掠……

经过了这几场浩劫,民国“黄金十年”郑州的繁华,当时也成了昨日烟云。1949年时的郑州,何止只有“700米长的水泥路面”?全市只有五所工厂和一千多职工,市区人口不到16万,全市二十多辆黄包车,连路灯都仅剩了44盏。当时河南民谣里的郑州,也不只是“无风三尺土,下雨满街泥”,更是“马路不平,电灯不明”。这么一个烂摊子,怎么五年后就突然升级,变成河南的省会了?

其实,在1952年8月,河南省人民政府的报告里,就说得非常清楚:“郑州市为中原交通枢纽,为全省经济中心,将来发展前景尤大。如省会迁往该市,则对全省工作指导及上下联系均甚便利”。这不只是对郑州经济地位的正确认识,更是站起来的新中国,建设一个强大国家的决心!

而这个抉择,也成为了河南经济发展史,乃至新中国经济发展史的重要

1233页 当前第:2/3
登录会员评论可以获得积分!立即登录